1. 首页
  2. 联系我们

学校新闻 新闹

9点嘻嘻讯:

“小姐姐小哥哥们,可以拥抱下我吗?我的心情糟透了!”2019年12月28日21时40分左右,一名头戴棉帽、口罩和围巾,只露出双眼的女孩,站在四川宜宾街头的寒风中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不少年轻女孩善意地和她拥抱。

这个“求拥抱”的女孩,正是红星新闻此前两度报道的14岁“问题少女”罗某京(化名)。近年来,她长期流窜于四川宜宾、云南水富等地行窃。因是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,执法机关对她“不能关”,数年来无计可施。

2019年年初,罗某京户籍所在地——四川省宜宾市叙州区双龙镇人民政府,曾将她送进遂宁一所工读学校。没想到,罗某京居然精心策划,打开手铐躲过四名看护人员的看管逃出学校,随后继续混迹社会盗窃作案,一度消失无踪……

2019年12月27日晚,回到宜宾城区的罗某京同意与红星新闻记者见面,从深夜到次日凌晨,记者看到了一个喜欢夜生活,不愿提及自己的过去和未来,“随性生长”的14岁“问题少女”……

2019年12月28日晚,罗某京街头求拥抱。

见面:深夜在街头美甲,爽快支付40元却强调自己穷

2018年12月,红星新闻首次报道罗某京,她的故事引起了央视关注;一年后,2019年12月13日,红星新闻再度报道罗某京从工读学校脱逃、继续流窜作案消失无踪,引发全国众多媒体关注。

2019年12月27日傍晚,罗某京从老家双龙镇返回宜宾城区,得知红星新闻记者想跟她聊聊,她先是断然拒绝,没多久又主动添加了红星新闻记者微信。经过反复沟通,她终于同意与红星新闻记者见面。

12月27日21时50分,天有点冷,宜宾市翠屏城区东街夜市,街头人不多,显得有些萧条。罗某京穿着厚厚的外套,坐在一个美甲摊前,美甲师正在给她接假指甲。

眼前的罗某京,比她2018年在宜宾市叙州区南广镇盗窃村民财物被抓时高出一头,成熟了许多,脚上穿着新买的运动鞋,但是裤管上全是泥,证实其刚从老家返城。

她左手拿着一个带纹饰的钱包,让红星新闻记者打开,帮她支付美甲费用40元钱。“我好穷哦,没钱了。”递过钱包时,罗某京大声叫苦。记者打开钱包一看,里面有好几张银行卡,有5张100元面额和1张50元面额人民币。罗某京说,钱包是自己的,但卡上没钱,一再强调自己“很穷”:“穷得卖手机,我X!”

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罗某京做美甲的东街夜市,就在2019年8月27日她盗窃的某网贷公司楼下。当时她盗走了该公司员工李某一部苹果手机、多张银行卡,并转走数万元现金,幸被警方追回。

接完假指甲,罗某京大方地支付了40元。

罗某京在街头做美甲

夜生活:逛夜市买新衣,主动请客去酒吧玩

离开美甲摊,红星新闻记者才注意到罗某京脚下有两个口袋,一个装鞋、一个装着白纱裙。这么冷的天,怎么可能穿纱裙?原来,这是她刚买的新裙子,是为即将进入夜场准备的。另外,她还准备买件羽绒服做外套。

22时30分左右,东街夜市快要休市了,摊贩们忙着收摊。最后,罗某京买了一件长款的白色羽绒服。她很不屑于夜市23点打烊:“现在才11点啊,夜生活还没开始呢。”

罗某京的“夜生活”开始于凌晨。

罗某京前往夜市买完羽绒服,罗某京到另一位采访她的记者王女士住宿的酒店房间洗澡换衣,下楼时已是12月28日凌晨零点过。此时罗某京将白天穿的衣服、鞋子都扔了,换了一身全新的行头,白纱裙搭配浅色毛衣,外罩白色羽绒服,完全符合一个14岁少女的样子,只是口红涂得太重。不过,她好像对自己脸上的妆容不太满意,一个劲抱怨:“这个妆不好看,没人会喜欢我。”

凌晨,走在宜宾街头,罗某京坚持要请记者们去她常去的一家酒吧玩耍,“我经常在酒吧消费,恰好有三个名额的免费台卡,我请你们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劝阻无效,罗某京坚持要去,我们一行三人打车来到宜宾市叙州区长江大道东段某酒吧。但在酒吧安检和验票处,我们被拦在外面,因为没有预定座位。随后,罗某京折回与前台工作人员交涉了几句,工作人员示意放我们进去。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酒吧不看身份证,也未检查是否是未成年人。

说请客,其实,罗某京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了……

罗某京在夜市买了新衣服后,将其穿上。

出逃:吞石子胃出血住进医院,趁夜打开手铐逃走

直到红星新闻记者和罗某京面对面,才知道她到底是如何从遂宁工读学校逃走的。

从小到大,罗某京都不受约束,父亲、爷爷、学校都管不住她。她居无定所,手机时有时无,也不爱接陌生人电话,所以要找到她,犹如大海捞针。

自从2019年1月21日被双龙镇政府送进遂宁市第十五中学,罗某京就时刻计划着逃跑。但她发现学校戒备森严,围墙有三四米高,上面还有铁丝网、24小时监控;进出学校要经过四道门。硬闯不行,罗某京便在课堂上不认真上课,装疯卖傻……

罗某京曾就读的工读学校

不过,她的这些预谋都无济于事。

很快,“逃亡经验”丰富的罗某京就想出了新办法:先把自己弄成病人,进了医院再伺机逃走。医院没有高墙、铁蒺藜,只要躲过人就好办了。

但,进医院不能装病,得有真病。于是,罗某京趁人不备吞咽下了石子,由于石子吞进胃里不消化,还把胃磕出了血。她随后被送到医院检查,果然胃出血,由此住院。

为防范罗某京从医院逃走,双龙镇政府请了保安公司的两名保安,又从她的老家附近请了两名女护工,24小时看护。平时睡觉,她会被铐在床上,上厕所都有人陪同……

但,罗某京还是找到了机会。

在医院住院20多天后,罗某京在深夜找到机会,趁保安和护工熟睡时悄悄打开手铐,偷了护工的手机,躲过医院监控,消失在夜幕中。

此后,即使进入城区,她也尽量避开天网和监控,以至于相关部门调看监控查找她的逃跑轨迹时,一无所获。

就此,她得以逃出工读学校,消失在众人的“视野”中。

少女心:看上小伙,主动加微信请吃夜宵

2019年12月28日凌晨,在酒吧门口,还发生了一段“小插曲”。

刚到酒吧门口时,罗某京在一个流动小吃摊点了一份“关东煮”。摊前有一张小桌子,一名长相清秀的20多岁小伙坐在桌边吃东西。此时,酒吧里走出一名醉酒男子,一屁股坐在桌旁凳子上。因用力太猛,小桌被掀翻,小伙的汤碗全洒了,身上也被弄脏。醉汉连连道歉,小伙有些不悦,但口里说着“没事”,随后走进了酒吧。

这一幕,被罗某京看在眼里。几分钟后,她走进酒吧,拿着王女士的手机主动上前添加这位小伙的微信,称“我的闺蜜想加你。”后来,红星新闻记者才知道这个小伙名叫小乔(化名)。

加了微信后,罗某京开始和小乔微信聊天,一发不可收拾。又过了许久,她忽然大叫一声,“好无聊啊!走,吃宵夜,我有200元,我请得起你们。”

罗某京点了龙虾,邀约“一见钟情”的小伙吃宵夜。凌晨2点,离开酒吧来到一家夜宵店,罗某京点名要吃龙虾。还没坐下,她就开始在微信上邀约小乔过来一起喝酒。得到回应后,罗某京很激动,反复催促,门口每经过一辆出租车,她都以为是小乔来了。“待会我男朋友(小乔)来,你们坐会就走哈,我们有我们的事。”

“你才14岁。”红星新闻记者提醒罗某京,她突然很生气:“你敢提我年龄?你要说我年龄,我马上就走……”说着,她作势要起身出门,好不容易才被劝下来。

罗某京说:正是小乔在酒吧门口冷静的处事风格,让她一下子喜欢上了对方。“一见钟情?对,就是一见钟情!”

凌晨3点多,小乔来了。但除了喝酒,罗某京其实并没有多少话和他说,小乔也略显局促和尴尬。罗某京向小乔介绍记者们:“小姐姐是我闺蜜,胡子哥哥是我大叔。”

凌晨4点多,喝了约4瓶啤酒的罗某京有了倦意,提议离开。在车上,她酒劲发作,沉沉睡去。到了借宿的宾馆,大家不得不用行李车推她上楼。

罗某京作案时曾被监控拍下

未来:识字能力差,缺乏亲情关爱也没有朋友

经过一晚上的接触,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罗某京不仅缺乏亲情关爱,甚至连朋友也没有。由于没有接受过完整和系统的教育,她的识字能力非常差,很多字不会写、不认识。跟人微信聊天,她不打字,而是用语音翻译成文字。即使追求男生,她也不明白“爱慕”的意思,只有翻译成“喜欢”才明白。就连在街头“求拥抱”的纸片,也是央求别人帮忙写的。

在经济开销上,罗某京花钱有些大手大脚,“得来”的钱无论多少,往往都会被她快速花光,没钱了再去“挣钱”。但是,她吃的、穿的并不好,最喜欢吃的就是冒菜和炸土豆等食品,衣服、鞋子都在宜宾东街夜市买的廉价商品。晚上一般就呆在酒吧、网吧、清吧、慢摇吧,几乎不会花钱住宾馆酒店。

在生活习惯上,她也显得有些“随性”。12月27日晚,回酒店换衣服时,因嫌电梯太慢,她居然用脚去踢电梯。过马路时,见红灯,她直接闯过去。到酒店要过一座人行天桥,她上桥前看了看路中央的金属隔离栏,口里说道:“我想直接翻过去……”

罗某京“老家”,其实是她叔叔的房子。她说,如果政府或者警方再送她进工读学校,她会继续吞石头……这个刚满14周岁的少女,嘴里的口头禅是:“我X”。

12月27日凌晨,应罗某京的请求,记者王女士曾陪她打车回双龙镇老家奔丧。罗某京告诉王女士,老家有位亲属去世。但,那一天,她们并没有去参加“葬礼”。

到了老家后,罗某京带着王女士走了两小时山路,从一个亲戚家抱回一只鸡,让爷爷罗天银杀了吃。吃完鸡,罗某京临时改变主意不去奔丧了,而是从家里搜出几部手机后,与王女士直接返回宜宾城区。

就在离开老家双龙镇红岩山时,她听到了半山上传来的锣鼓声……

(原题为《流窜作案的14岁问题少女现身:流连酒吧,看上小伙主动加微信》)

(来源:红星新闻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lesimedia.cn/lianxiwomen/10.html